童玩日報

當代新節奏 國樂新交流

2016/07/22   簡妤、李芝靜、吳羽馨 報導   攝影:吳羽馨

 當代樂坊的彈撥樂團在2014年成立,團員都是經過甄選後,確認有一定的基礎,才能進到樂團。

 執行長李建興表示,成立彈撥樂團,除了培養團員的合奏能力外,還需具備獨奏的能力。尤其利用一個聲部只由一人來演奏的方式,讓團員更能對自己所彈奏出的音樂有責任感,因此團員的人數不多,至今只有10人,而每年在甄選時,也只會選出1、2位程度較優秀者補進樂團。

 今日來到童玩節的是其中八位團員,清一色都是宜蘭人,從小六到高二都有。今年5月時開始準備在童玩節表演的曲目。一開始雖然默契不足,但經過不斷練習與磨合,才有今天精采的演出。

 他們總共帶來8首曲子,分別是兩首台灣傳統民謠、兩首中國曲、兩首菲律賓改編曲、一首羅馬尼亞西方樂曲,以及著名的美國真善美電影曲。團員們認為,這幾首曲子當中,屬台灣民謠「蘭陽舞曲」和中國民謠「鳳陽花鼓狂響曲」最為艱難。因其具有較複雜與技巧性的指法。

 在他們演奏的曲目中,新疆的「送我一把玫瑰花」、羅馬尼亞的「雲雀」、「草螟仔弄雞公」、「Do Re Mi之歌」都是特別為童玩節所帶來的曲子,團員們也表示,很喜歡到童玩節來演奏,而且在戶外演奏,感覺比較輕鬆,也可以跟台下觀眾有所交流。

 他們運用四種主要的彈撥樂器,柳葉琴、琵琶、中阮和大阮,完美的呈現東方與西方樂曲融合的音樂之美。

 大部分的團員在國小都有參加國樂團,會選擇彈撥樂器,是因為爸媽們覺得彈撥給人很秀氣的感覺,自己也因為學出興趣而留下。也有團員笑說:「放下樂器,氣質也跟著放下了。」光是抱著這些樂器,都會讓人覺得整個人變得很不同。

 入團後,大家先學琵琶或柳琴,練熟後就可以學中、大阮,同樣的彈撥方式,只是換個調性,因此並不困難。在今日的表演中,也看到團員在不同曲目中互換樂器,都十分得心應手。

 學習中不免會遇到許多困難,團員楊琇茹表示,一開始練柳琴時,因不熟練而一直彈斷絃,彈奏時手被琴弦割傷,也是常有的事。其中黃庭芳很大方地說,小時候覺得琵琶很大,在練習彈時因為琵琶要靠在肚子上彈,練習久了肚子上竟然出現瘀青,但因為對音樂的熱愛,就不怕辛苦了,更不會想放棄。

 李建興也提到,之前帶領學生們前往別的國家演出,發現語言溝通是惱人的障礙,期許未來能加強團員們的外語與外交能力,以便透過音樂與世界搭起橋梁,增廣國際視野,也用樂器呈現多元的文化風貌,讓更多人能認識彈撥音樂之美。

 

 [訪談後記] 簡妤/文

 看著團員們在台上,專注、仔細地彈出一首接著一首的曲目,也不時還會抬起頭來,對著觀眾笑,他們的手敏捷又快速地在樂器上不斷的彈出音符,便知道他們對曲子非常的熟練,但能聽到這樣動聽的樂音,團員們肯定少不了在練習時的辛苦,才有辦法彈出這樣優美的曲子。